当前位置:潇湘首页>古言>茶园长工是和尚

一路艰辛去求医

书名:茶园长工是和尚|作者:浅草宫主|本书类别:古言|更新时间:2018-01-13 10:57:45|字数:2914字

  杜秋声闭目不再言语,也许因为他太虚弱了,也许因为他不知如何回答。

  方玉茗笑道“是吧?有什么好商量的!大少爷心里怎么想的,我都知道。大少爷才不想死呢,你还要做一代鸿商巨贾,要把徽州的特产卖到大江南北,要让全国各地都有杜家的产业。对不对?”

  杜秋声依旧不说话。

  方玉茗接着道“大少爷养好了身体,还要救老爷夫人二少爷出来,把三少爷找回来,觉生用自己把大少爷从牢里换出来,大少爷不能不讲义气不管他,对不对?”

  杜秋声皱了皱眉头。

  方玉茗又道“咱们还要一起把静儿养大,我还要给大少爷生十个八个儿子。大少爷,你说对不对?”

  杜秋声叹了一口气,睁开眼睛,道“你说这些没影子的事,存心看我笑话。我现在这个样子……”

  方玉茗道“大少爷现在的样子怎么了?别忘了,我第一次见到大少爷的时候,大少爷也不怎么风光!还不是落汤鸡一样,躺在我以前要饭时候住的破庙里?我能救你一次,就能再救你一次。”

  杜秋声道“吹牛皮!现在天王老子也救不了我,救不了杜家。”

  方玉茗道“就冲你胸前这枚平安扣,我也能救你。只要你好了,就能救杜家。我们明天就去蕲春。就这么说定了!”

  杜秋声苦笑道“什么就说定了?!”

  方玉茗对向群道“向先生,你帮我照看几天静儿,帮我再借一匹马,两匹马拉车跑得快,再帮我买几斤面粉,我烙几张大饼,路上做干粮。”

  向群道“大少奶奶,放心吧,我一定会照顾好静儿小姐,你带着大少爷去蕲春,路上要小心。”

  向欢道“马我们家就有。面粉我这就去买!还是大少奶奶有办法,大少爷就听你的!”

  第二天一早,方玉茗就自己赶着马车,带着杜秋声往蕲春去了。

  已经到了冬天,一路上方玉茗白天赶路,晚上睡破庙,睡山洞,冷风飕飕,她生了火,还将杜秋声抱在怀里睡。一边是熊熊烈火,一边是妻子温暖的怀抱,杜秋声倒是如同婴儿一般睡的安稳。

  偏偏天公不作美,下起鹅毛大雪。路上耽搁了几天,带的干粮也吃完了。方玉茗便去附近的村庄要饭,讨来一些残羹冷炙,拿来和杜秋声一起吃。

  杜秋声道“委屈你了。”

  方玉茗道“委屈什么!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以前就是要饭的。现在干起老本行了而已。”她一边说一边把剩饭里的头发鱼骨等杂质挑出来,把相对干净些的饭菜喂给杜秋声。

  有时候要不来剩饭,方玉茗就扒开雪,拔起茅草根放在嘴里嚼。

  杜秋声道“你把马的口粮都吃了,小心它们踢你。”

  方玉茗拿了一根茅草根递给杜秋声,道“你也吃点,很甜的。”

  杜秋声也没犹豫,张开嘴就吃。方玉茗又拿了一些去喂马,还对着马道“多吃点,吃饱了再赶路。”

  杜秋声看着满天飞舞的雪花,道“老天都不想给我条活路。你已经尽力了,我杜秋声这辈子能娶到你这样的老婆,算是不枉此生了。要是有下辈子,我一定好好对你。”

  方玉茗道“说什么此生,下辈子的!这才哪到哪呢!这叫好事多磨。之前我跟着静儿一起读书,有一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将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。咱们现在苦也苦了,累也累了,饿也饿了,那是老天要让大少爷做一番大事业。”

  杜秋声虚弱的拉着方玉茗的手,道“我若是大难不死,一定把心掏出来给你捏在手里。”

  好不容易等到雪停了,继续上路。可是雪后道路泥泞,马车走不动,方玉茗跳下车,在后面推了整整一天。晚上在一处破屋休息,方玉茗把湿了的鞋袜脱下来,放在火边烘干。她本来雪白的脚趾冻得红肿。方玉茗把脚也凑近火边取暖。杜秋声却道“不能!这样越烤越肿得厉害。”

  方玉茗道“那怎么办?”

  杜秋声将方玉茗的双脚握在手里,用仅存的一丝体温焐着。

  又走了半个多月,眼看就要到蕲春,山路两旁山高林密,只听一声呵斥“站住!”方玉茗停住马车。几个绿林中人,有的扛着刀,有的拿着棍棒拦在路上。

  “各位大爷,行行好。我们是去投医问药的,不是故意叨扰贵宝地,还请高抬贵手。”杜秋声道。

  “你个痨病鬼!”为首的一个大胡子一巴掌打过来,方玉茗赶紧护在杜秋声身前。

  大胡子的手停在半空中,看着方玉茗。这个女人面黄肌瘦,身体单薄,此刻却毫无惧色,目光坚定的护在重病的丈夫身前,她瞪着大眼睛,与大胡子对视,没有半分相让之意。

  “小娘们倒是有点意思。”大胡子的手放下了。

  “我们什么都没有,一路乞讨过来。”方玉茗道。

  “马车不错。”大胡子道。

  “好,马车给你,你别伤人。”方玉茗道。

  “你说不伤人就不伤人?!”大胡子冷笑道。

  “我们数九寒天,风餐露宿,大老远的过来,就是为了一线生机。眼看就要到蕲春了,老天爷都拦不住我们,也请你发发慈悲,放我们过去。马车都给你了,我们两条贱命,别污了你的刀。”方玉茗道。

  “不杀你,难道等你去报官?”大胡子道。

  “现在什么世道你不知道吗?官府要是有所作为,还会民不聊生吗?谁还落草为寇!大家都是走投无路的人,何必苦苦相逼?”杜秋声道。

  大胡子听罢,沉思了一下,道“算了,让你们两个自生自灭吧。弟兄们,带上马车,走!”

  唯一的马车也被人劫去了,方玉茗吓得瑟瑟发抖。杜秋声搂着她道“没事没事。别怕。出门在外,这都是常事,这些人只为求财。”

  方玉茗道“马车没了,大少爷,我背你走!”说着将杜秋声背在肩上。杜秋声虽然瘦的只剩下一副骨架,可到底是身高八尺,方玉茗瘦小的身躯,背着杜秋声,走的有些艰难。

  “都是我太没用了!”杜秋声道。

  “这个世上,我还没发现一个人比大少爷更有用更能干!我不求别的,只要大少爷好好活着。就算是爬,我也要把大少爷送去神医李时珍那里医治。”方玉茗道。她把杜秋声的身体有往肩上耸了耸,继续往前走。

  走了大概有二里路,只见一个八字胡的人拦住去路。方玉茗一看,正是刚才大胡子身边的一个手下。

  “马车都给你了,我们现在真的什么都没有了。”方玉茗道。

  “马车那是给大当家了,我这个二当家什么都没得着!”八字胡道。

  “你想怎么样?”方玉茗道。

  “你别说你什么都没有,你好歹是个女人,还有身体呢!”八字胡笑道。

  “无耻!”杜秋声火冒三丈。

  “来吧!”八字胡一把扯住方玉茗,将杜秋声丢在一边。

  “放开她!”杜秋声无力的抓住八字胡的脚,对方玉茗道“别管我了,快跑!”

  “闭嘴吧!”八字胡狠狠踢了杜秋声一脚,杜秋声顿时口吐鲜血。

  “大少爷!”方玉茗大哭道。

  八字胡不由分说,将方玉茗按在地上,扯去了她的夹袄,只剩下红色的肚兜。

  “哈哈,这女人一点料都没有!不过老子几天没开荤了,肥瘦都是肉!”八字胡照着方玉茗的肩膀亲下去。

  “放开我!”方玉茗拼命挣扎着,想推开八字胡。

  方玉茗的夹袄被八字胡丢在一旁,衣襟里的三尖匕首钺露了出来。杜秋声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突然站了起来,抓起利刃,狠狠的刺进八字胡的脖颈,鲜血顿时喷涌而出。

  “你……”八字胡瞪着眼睛转过身来。

  “老子的女人,谁都动不得!”杜秋声双眼血红,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。

  方玉茗满脸是血,吓得嚎啕大哭。八字胡倒下去,杜秋声也倒了下去。

  “大少爷!你怎么样了?哪里疼?哪里不舒服?”方玉茗爬过去,抱起杜秋声,帮他顺着气。

  “把袄子穿上,天冷。”杜秋声气若游丝道。

  方玉茗赶紧穿好衣服。

  “三尖匕首钺,我不是给了觉生吗?”杜秋声道。

  “他要我还给大少爷,这是大少爷的东西,我是大少爷的女人,都要大少爷自己管着。”方玉茗道。

  “我这是回光返照了。以后怕是……”杜秋声苦笑道。

  “病着还能杀了这狗贼,谁能有大少爷这般神勇。大少爷赶紧好起来,我是个没用的女人,还要靠大少爷庇护。”方玉茗道。说完她收起三尖匕首钺,又背起杜秋声,步履蹒跚而又坚定的继续向前走去。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打赏
神奇推荐位
  • 千金重生:妻色撩人

    凤玖 / 著

    容颜二十岁时死在了未婚夫和自己的亲姐姐手上。再次睁开眼,回到了十七岁,她获得异能化魔...

  • 重生之公主有毒

    水灵妖十二 / 著

    前世她身为公主,死皮赖脸嫁的男人却谋夺她王家江山,只将她当挡箭牌京城第一恶女,大夏之...

  • 最牛国医妃

    肥妈向善 / 著

    PS:医斗文,宠文,甜文,爽文,一对一。“在方子里加几十钱大黄,不下毒照样能治死人。...

  • 一品嫡妃

    我吃元宝 / 著

    宋安然本是都市白富美,集团总裁,一不小心就穿越成为普通官宦世家的嫡女。生母亡故,她一...

关闭
红包规则
1.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,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。
2.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:收藏红包、订阅红包、月票红包。
3. 收藏红包:收藏过该作品后,才能抢红包,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4. 订阅红包:在订阅红包开启时(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)订阅(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)该作品才能抢红包,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5. 月票红包: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=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,投1张月票可抢1次,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,以此类推,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。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,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【个人中心】-【我的钱包】-【奖励记录】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。